安徽黄山祁门县芦溪乡查湾村
本站网址:
235922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人文趣事

查湾三进士

发布时间:2012-12-08 23:45:42     阅读:87 举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程成贵
    出祁城,沿着弯弯曲曲的祁芦公路南行,不足百里,有个群山叠翠、山峦环绕的小山村——査湾。说起査湾,祁门人定会说起汪惟效,绘声绘色地讲起他的许多遗文趣事来。
    见于史志的汪惟效,实际上是个品位低下的小官。他生于明朝万历年间,少时就读县羊。聪慧机警,遇事果断,因小字藻,是人呼为“神藻”。万历四十六年(1618)应乡试中举,但时运不济,几次会试落地,直至崇祯四年(1631)才中进士。进士及第后,被授为青州府(治所在今山东省益都县)推官(七品),掌勘问刑狱。时值明末,朝廷昏庸腐败,李自成、高迎祥、张献忠等揭竿而起,烽烟遍地。不久,汪惟效被召至总督府参赞军务,协助总督打了几次胜仗,以功迁为户科都给事中。都给事中虽然仍是个七品芝麻官,但其衙署设在午门外东、西朝房,章奏必经其手,故权势颇重,曾先后被派往山东和江西主持乡试,所拔多一时名宿,最号得人。崇祯十六年(1643)李自成义军逼近京师,汪惟效上疏调凤阳总督马士英率师入京侍卫,又劾身为吏部尚书和武英殿大学士的陈演佐理无状,唯以受贿为能事,均于事无补,翌年三月,李自成攻进北京,崇祯皇帝吊死煤山,明朝灭亡。汪惟效“匍匐南还,屏处深山,终身独坐”了其一生。
    说来奇怪,汪惟效一生职位低下,又无甚政绩,何以受到人们的尊崇呢?这可能与民间正统的“忠君”思想不无关系,老百姓崇尚的是他对朱明王朝的忠心和气节。如果说,汪惟效仅仅是个微不足道的封建卫道者,不足挂齿的话,值得一提的倒是他的高祖父汪标和曾祖父汪溱。
汪标,字立之,号双溪,别号白石山人,生于明朝天顺五年(1461),34岁中举,38岁中进士,初授山东武定州(治所在今惠民县)知州
(从五品),改知定州(治所在今河北定县),“所至兴教化,省刑罚,?市税,减夫征,民大悦”(同治《祁门县志》卷二十五“宦绩”)以功迁南京刑部郎中(正五品),后来出守云南鹤庆(今鹤庆县)、大理(今大理县)两府(正四品)。这两府夷汉杂居,昔号难治。汪标团结夷汉,除宿弊,靖边境,劝农桑,兴水利,辟荒芜,修学校,创书院,政通民和。离鹤庆时,士民挽留,不约而集,白叟黄童,攀辕卧辙,后建攀留亭,立去思碑,以志思慕。大理亦建有祠庙奉祀。
    汪标为人刚直不阿,在任南京刑部郎中时,因事有忤太监刘瑾,险遭中伤之祸。有人说:“汪标这下大难临头了!”汪标说:“我为民而得罪刘瑾,死于义,何恨之有?”汪标的这种大义凛然的精神,在他的诗作里亦有体现;
感寓
    满道豺狼惧虎威,谁知虎至寂无为。
    狼贪流毒仍无已,虎复伤人益可悲。
诗人怀着无比的义愤,对当时的昏君无能,奸佞当道,共同残害人民的行径进行了影射和抨击。汪标为勤政爱民,颇有政绩,后升云南按察使司副使(正四品)。嘉靖元年(1522),汪标乞休归隐,优游山中,吟诗乐道。嘉靖十九年(1540)卒于家,终年80岁。
    汪溱是汪标的第三子,字汝梁,号蛟潭,别号梅南山人。生于明朝弘治六年(1493)卒于嘉靖三十一年(1522),享年60岁。
    汪溱自由颖异,一日忽梦一老人剖其腹,取其心,洗濯之后,复纳腹中。此后,遂折节读书,发誓将来做个为国为民的清白之官。正德五年(1510)中举,十二年(1517)中进士。初任大名府推官,执法严明,铁面无私,不畏权势,是有名的清官。一次,皇帝巡幸大名府,汪溱进谏,备陈军民疾苦。时有一从驾官取驿马出逃,汪溱受命追之归,皇帝赞道:“汪溱是个做边督的才!”太监刘瑾私下对人说:“汪溱只要一见我,立刻就可以做边督。”汪溱听后笑道:“刘瑾想用边督来收买我吗?”刘瑾被诛后,汪溱历任湖广按察?事(正五品)、江西布政使司左参议(从四品)、河南按察河道副使(正四品),立有功绩,政声颇著,后升任江西布政使司左参政(从三品)。
    汪溱对祸国的奸佞之徒敢于斗争,宁折不弯;对深受官府地主压迫的百姓,充满同情和关切。他在京郊做官时,有一次路过房山县,游览县西北隅山麓时,适值朝廷营造乾清、坤宁二宫,征用民夫在此开山采石。他用诗真实地记载了艰辛的采石运石场面;
过房山作
    …我来值岁晏,木宿空条森。冻雪薄日光,长风发寒吟。野叟悲褐穿。唶唶陈衷忱:“近年营新宫,取石西山岭。小运或以车,大用千人擒。众力轻九牛,旱船动万音。老弱斧冰汲,水注如冬霖。挈家动力役,谁复工织紝?为宫官府帖,敢谓私难禁。但见致一石,一石如一金。”听之未及终,忉怛忧怀侵。中夜起叹息,泣下徒沾襟…
    诗人借一采石野叟之口,陈述了百姓劳役之苦,对统治者穷奢极欲的生活,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批判,对劳动人民疾苦的关切之情溢于笔端。正因为汪溱是一个不畏权势、清正廉明的官吏,故终于时不合,遂以奔父丧回乡守制,不复出仕,隐居故里査湾。
汪标、汪溱父子不仅是为国为民的清官,还是诗人,均有诗集传世。现今犹存的《白石诗稿》和《蛟潭诗稿》,由其后裔:在贵州水城工作的汪新我同志,幼时从兵火中抢救出来,近年又加以考订和标点,重新誊写的抄本,虽为残本,亦是幸事。
    汪标、汪溱、汪惟效出任中央和地方官僚这一时期,是査湾汪氏宗族在地方上势力最为强盛的时候。为了表彰他们的功业,地方上先后为他们建有黄甲蜚声坊(为汪标建)、父子宪臣坊(为汪标、汪溱建)和父子祖孙进士坊,显赫一时,饮誉乡里。
 以上文史转自祁门县先锋网查湾村先锋在线信息点(http://oa.ahxf.gov.cn/village/?WebName=jqmlxzw

 

网友评论: